端午特辑 | 我懂你的知识焦虑



点击上方蓝字“江安吉”,加入安吉智库

    

如果你不及时按照自己所想的活,那你就总有一天按照自己所活的方式去想。


  ——《罗辑思维》

我懂你的知识焦虑

    这周读完了罗胖的《我懂你的知识焦虑》这本书,很佩服罗胖的读书之广,思想之深,他总是能汲取别人书中的精华转化为对客观世界和对商业社会的认知和思考。思维的广度和深度不是常人能超越的。

但我要吐槽这本书,全书是《罗辑思维》课程内容的拼接,零零散散,跟知识焦虑并无半毛钱关系。-本文作者

      也许罗胖是想表达这样一种思想:想让大家转变思维方式以应对新型互联网对社会以及对人们生活方式的冲击。可是他以‘知识焦虑’来命题就有些显得文不对题。

     “知识焦虑”原本是指在信息爆炸的时代,人们的思维能力远没有达到对其接受自如的阶段,由此产生的一种复杂的心态。通读全书,这种知识焦虑 表现在我们对外界的依存度越来越高,迫使我们去提升自身的感应度。也就是说:进入后文明时代,人类为了适应社会群体的发展,不得不提升自身技能/素质。

                           

端午节Google的小变化

              

安吉智库www.codreamers.org




       一个现代人,必须接受越来越多的教育,人一生中大概要拿1/3的时间来接受教育以此来获得更好的社会存在度。在大学里,你问一个本科生为什么要读研,有的会告诉你’读研后好就业’,’提升人脉圈’,’不想早就业,就想在校园待着’等等,过去我们理解这个现象,认为人的能力越来越强了,就能适应社会发展了 适应度就高了。可是恰恰相反,并不是说人的能力越强适应度就越高,反而是我们的适应度越来越差,迫使我们必须提高自己的信息感应度(从原始社会到奴隶社会再到封建社会到近现代文明可以说我们原生的适应度在一点点的下降,这也是由人的基因决定的 几代文明的发展,我们的基因中似乎还带着惰性的本能以及被迫去适应环境的因子),无论是现代人还是原始人,一阵啼哭降生人世,可以说本能都是一样,哭笑,吃等一系列基本的能力。但是,原始社会和现代社会这是两种不同的文明,一个低级文明一个更高级文明。一个婴儿要适应原始社会很容易,他只需要基本的吃穿住行就能满足,可是让一个婴儿慢慢长大去适应现代或者是后现代文明,付出的代价成倍增长,所以说我们人本身的适应度在降低,这是环境和人相互作用的结果。

        总结罗胖的书 可以从以下三个角度来谈面对知识焦虑需要提升的三大认知:


从经济学的角度升级认知
 

      经济学和哲学表面上看似是两种没有任何交叉的派别,但它们都是直接运用在生活中 殊路同归。经济学是一门研究人类行为及如何将有限的或者稀缺的资源进行合理再配置的社会科学。

        回到本书中,为什么要补全经济学思维?还不是在适应度降低的情况下,为了人和环境更好的互动而做出的更有价值的举动。大家有时间可以看看《魔鬼经济学》这本书,里面得出的一些因果结论让人大跌眼镜, 比如:纽约的犯罪率下降的原因是从1970年开始,纽约州宣布堕胎合法化。缩小恐怖分子怀疑范围,是从保险开始等等。生活经济学的目的也就是找到事实的真相,纠正我们的直觉判断。


       很多人觉得坐飞机很危险,因为我们看到飞机失事的报道,而汽车撞死人或者翻车事故,这种是我们经常看到的反而熟视无睹了,但是在我们的印象和直觉里为什么还是感觉飞机会比汽车更不安全?是因为这种信息传递的特征,常见的事情我们习以为常,不常见的事情反而会更引起我们的关注,导致我们培养出来的认知习惯和思维习惯扭曲了我们对事实和真实世界的看法。罗胖在书中所要表达的也就是要我们转变思维认知,更好的去认知真实世界。



从创新角度去升级认知

        “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可能是这个时代最热的话题之一。这是最坏的时代,也是最好的时代。创新跟创业也是一脉相承。

创新

说白了就是转换思维方式,以一种非常人的思考角度去思考某件事,

也许有人会说现代或者是后现代社会,创新显得尤为艰难。


    确实是但也确实不是,确实是的原因是现代社会你想出了一个好点子想变现,基本上你上网去搜,有99%的可能,你这个想法以及被别人想到了或者别人已经实现了。确实不是的原因是:人类从原始社会到现代社会,社会文明在不断提高,同时人的认知和思维层次也在不断提升。原始社会,人类发明火种是人类文明得以快速发展和延续的一个重要标志,以现代人的眼光来看发明火种是多么一件容易的事儿;可在远古不同,人的认知和人对客观世界的认识只能说处于萌芽阶段。现代社会不同了,人的思维认识和对世界的认识以及达到了一个很高的层次,所以人思考的方式往往会更加复杂,抽象以至于有些原本和简单的问题,在高级认知的面前反而使得问题复杂化。所以简化问题同样是一种创新,这种创新来的会更加容易。


由此及彼,关注社会本质规律的联系

        从恐龙和细菌,大公司和小公司——

        恐龙在远古地球上生活了1.6亿年,如果我们以恐龙生活的时代去考察恐龙,对恐龙的命运会做出乐观还是悲观的判断?我认为,我们大部分人会做出乐观的判断:体态庞大,没有天敌,繁衍态势不可阻挡最终会成为像人类一样的霸主。但是,最后恐龙灭绝了,在几百万年的时间里突然消失了。为什么,这里罗胖给出了一个解释,也就是在第一段中我写的,因为恐龙的能力太强了,对外的依存度太高(就像我们现代社会的小孩,家长为了让孩子能有更突出的能力,将来更适应社会发展的需要,给孩子报各种补习班,以至于孩子对社会对世界的依存度过高),环境发生任何突如其来的变化,导致这个强大的种族一下子就崩溃了。反而跟恐龙同时代的蟑螂,看起来很弱小,可人家至今都还生活在我们身处。

        再说到细菌,人类历史上的几次重大的疾病都更细菌有关,’黑死病’,’鼠疫’,’禽流感’,’流感’等。人类历史上一共爆发了三次鼠疫,大概死掉全球1亿多人口,可见细菌对人类有着致命的损害。其中号称’世纪瘟疫’的艾滋病,它的厉害之处就在于 第一,它能够摧毁人的免疫系统。第二,它能够不断的变异。在艾滋面前,人类的能力也很有限。像细菌病毒这样的微生物虽然没有恐龙那么强大,但对人类的毁灭性是巨大的。

        由细菌和恐龙两大物种,或许我们可以得到一些启示:小物种的崛起表面上看会给大物种带来灾难,但更深层次的讲,它可能对大物种未来的生态环境和社会形态造成一种不可预知的质变。就拿’黑死病’来讲,表面上看它杀死了欧洲1/3的人口,细细挖掘的话,它同时带来了欧洲经济结构和社会形态的巨大变化。其一,人口急剧减少,缓解了欧洲人与自然的紧张矛盾,黑死病横扫而过,人大量死亡之后留下了大量财产和土地,这对欧洲经济结构产生非常大的变化。其二,黑死病给欧洲的社会形态和人的精神世界带来质的变化,在那个年代,人们信仰上帝,相信每当灾难来临时,上帝会救我们。可是,黑死病来了,人们发现这个东西上帝也拿它没办法了,遍地的尸体让欧洲人开始思考上帝的存在性以及生命的意义,于是就带来了欧洲的文艺复兴。

     

       由大见小,现代的商业社会也是一样,千万不可忽视小的创业公司的崛起或者是商业新物种的出现,它对大公司来说,就像细菌对大物种的损害一样,一不小心 大公司就有可能产生颠覆性的灭顶之灾。我觉得现在的BAT做的就很好,滴滴优步的崛起,我们可以看到背后有他们投资的身影,现如今共享单车,也分出了阿里系和腾讯系。表面上看,这些’新物种’会抢占更多市场,增加市场竞争,其实如果大公司不参与进来的话,未来可能颠覆的是整个互联网行业发展方式的转变,这对大公司来讲也是致命的损害。


‘我懂你的知识焦虑’,更多的是强调思维方式的转变。 


本期的知识分享就到这里。


作者简介:张涵,武汉大学/中科院 最会讲故事的程序员

长按下方二维码关注~

安吉智库www.codreamers.org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